去法国马赛

聯系我們|集團微博| English

行業動態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承租人破產程序中融資租賃出租人的權利行使

閱讀次數:750     發布時間:2018-05-28

融資租賃作為大型生產和建設領域有效的新型融資工具,已被廣泛地運用于各個領域。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深入,科學技術的不斷更新迭代,過剩產能的淘汰和行業的重新整合布局,使得不少融資租賃合同的承租人出現不能清償全部到期債務而進入破產程序的案例發生。對于融資租賃合同的出租人,如何在承租人的破產程序中最大限度地維護其合法權益,成為了許多融資租賃公司不得不面對的問題。鑒于融資租賃合同交易安排的復雜性,出租人在承租人破產程序中的權利行使有別于一般債權人和享有優先權的債權人。本文僅拋磚引玉,以期獲得大家的關注與討論。

一、融資租賃的概念

融資租賃是以融物的形式進行融資,承租人有權對租賃物進行選擇,出租人僅對承租人提供租賃物的融資款項,并收取租賃物租金的一種交易。因此在整個融資租賃的交易過程中,出租人更關心其租賃債權的實現與否,對于租賃物的狀態并不承擔更多的責任和義務。《合同法》第237條規定:“融資租賃合同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 在很多情況下,承租人支付的租金本質上是承租人融物的對價,累計起來可能大大超過租賃物的實際成本。很多融資租賃合同均規定在租賃期結束,并支付了全部租金后,承租人可以僅支付很少的名義價款就獲得租賃物的所有權。

關于融資租賃的法律性質,有形式主義與實質主義學說的區分。所謂的形式主義認為,合同包含以下特征的就是融資租賃:承租人指定租賃物并選擇出賣人;出租人為租賃目的而取得租賃物的所有權,且出賣人知道該事實。由此,在出租人和出賣人的買賣協議中,出租人根據承租人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在出租人和承租人的租賃合同中,出租人將購買的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并收取租金。而實質主義則認為應該采取與交易外觀完全無關的經濟實質分析方法,通過具體分析每個案件的交易實情,用以判斷一項融資租賃交易屬于一般的租賃交易還是動產擔保交易。

我國《合同法》主要是采用形式主義原則,根據合同的形式特征來區分融資租賃合同和其他合同的。2014年3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從本質上體現了形式主義和實質主義的相互融合,對于融資租賃合同的法律性質的認定,不僅僅從形式、名稱上進行判斷,而是結合合同約定的具體的權利義務特征和履行情況,進行整體審查。

二、融資租賃出租人在破產程序中的權利性質

1、租金債權的性質

一般情況下,出租人更關心租賃物租金的收取情況,對于是否保留租賃物的所有權并不特別在意。只有在出租人的債權難以全部實現的情況下,出租人才會行使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權利,取回租賃物。取回租賃物也并非出租人想要真正擁有租賃物,而是出租人希望通過評估、拍賣、變賣等形式處置租賃物,以租賃物的變現價值抵償租賃債權,不足之處再要求賠償全部損失。《解釋》第21條賦予出租人可以先確定租金債權的權利,因此,在出租人僅主張租金債權的時候,其就僅僅是沒有優先權的一般債權。

2、出租人取回權的性質

按照融資租賃的通常定義和慣常約定,融資租賃合同是出租人根據承租人對出賣人、租賃物的選擇,向出賣人購買租賃物,提供給承租人使用,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因此,租賃物的所有權歸屬于出租人應無異議。因此,在承租人進入破產程序后,出租人提出取回租賃物的請求,無疑是基于所有權而提出的請求。《解釋》第22條賦予出租人在租賃金權無法實現時,由出租人行使租賃物取回權并要求賠償損失的權利。

三、承租人破產程序中出租人權利的行使方式與限制

(一)承租人違約未付租金時,出租人行使權利的來源。

當承租人違約,逾期未支付租金時,《合同法》第248條,原則上賦予了出租人選擇性的救濟方式,其可以要求支付全部租金,該規定屬于租金加速到期的情形,也可以選擇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

1、支付全部租金與收回租賃物不可同時主張

《合同法》第248條并未明確支付全部租金與收回租賃物的行使方式,二者之間到底可否同時主張,在司法實踐中并不統一。在過去的審判實踐中出現了不同的處理方式,一種是對二種訴請同時支持;另一種是在出租人拒絕選擇的前提下,支持其取回租賃物的訴請,但對其全部租金的訴請,僅支持扣除租賃物價值后所剩余的部分;第三種做法則是在人民法院釋明后,出租人仍不選擇的,以出租人無明確的訴訟請求為由,駁回出租人的起訴。[1]

《解釋》第21條對此問題作出了明確的規定,第一,出租人既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又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法院應予釋明,告知其作出選擇。值得注意的是,這里不能同時主張的全部未付租金實質上應當包括已到期未付租金和未到期租金二者。出租人僅訴請給付已到期未付租金,同時主張取回租賃物的,并不違反法律規定。第二,出租人請求承租人支付合同約定的全部未付租金,法院判決后承租人未予履行,出租人再行起訴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收回租賃物的,不適用一事不再理的原則,法院應當受理。出租人選擇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根據《解釋》第22條,可以同時請求收回租賃物并賠償損失。損失賠償范圍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費用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對于合同約定租賃期間屆滿后租賃物歸出租人所有的,損失賠償范圍還應包括融資租賃合同到期后租賃物的殘值。

2、出租人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情形

《解釋》第11條及第12條采用列舉的方式明確了法院應予支持的出租人請求解除融資租賃合同的具體情形。大部分案件糾紛及承租人破產時出現的情況主要是承租人逾期無力給付租金。當承租人未按照合同約定的期限和數額支付租金的,應當審查是否符合合同約定的解除條件;對于欠付租金解除合同的條件合同沒有明確約定的,當承租人欠付租金達到兩期以上,或者數額達到全部租金百分之十五以上的,在合理催告期屆滿后,出租人請求解除合同的條件便成就。

(二)承租人破產,出租人權利的保護與限制

市場的激烈競爭必然導致了經營不善和產能過剩的企業破產出清。一旦承租人被裁定受理破產,就意味著全部債權人的債權處于無法全部清償的狀況,出租人申報的租金債權,在不存在抵押物等別除權的情況下,其債權屬于一般債權類,這類債權常常難以全部實現。在破產程序中,所有債權都需要經過審查和確認。具體的債權清償金額需要等到清算分配方案或者重整方案進行清償分配的時候才能確定。

1、承租人破產時,融資租賃合同已全部到期

融資租賃合同全部租期在承租人破產前已經屆滿的,出租人可以在債權申報期內,向破產管理人申報合同項下欠付的包括租金等在內費用的破產債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以下簡稱“《破產法》”)等相關法律規定,該部分債權在性質上會被認定為無財產擔保的普通債權,通常情況下在破產程序中無法全額清償,而且對于一些嚴重資不抵債,無有效債務人財產的企業,其清償率會大打折扣。鑒于此,出租人往往會選擇解除合同,并根據《破產法》第38條的規定,在承租人違約租賃物所有權未發生變更的情況下,通過管理人取回不屬于破產債務人的財產。此時,出租人還可以依據《解釋》第22條的規定,向管理人主張損失賠償,進行債權申報。此處值得探討的特殊問題是,與《解釋》第21條立法隱含的前提不同,在租賃合同全部租期屆滿承租人逾期未付的情況下,出租人向管理人申報的全部租金實際上都是到期未付租金,而不包括未到期而加速到期的部分,出租人申報已到期債權的訴求與同時主張解除合同,追究承租人違約責任并不違反法律規定。因此,該種情形下,申報到期未付租金和請求解除合同、收回租賃物可同時行使。

2、承租人破產時,融資租賃合同租期尚未到期,出租人的解除主張會受到管理人選擇權的限制。

    融資租賃合同在承租人破產時尚未到期,仍在履行期間的。依據《破產法》第18條之規定,管理人對破產申請受理前成立而債務人和對方當事人均未履行完畢的合同有權決定解除或者繼續履行;管理人決定繼續履行合同的,對方當事人應當履行。出租人的解約權與管理人選擇權看似產生沖突,但法律規定做了很好的平衡。決定法益保護順序的是價值位階因素,盡管出租人解約權作為一種形成權不因破產程序而消滅,但重在保護所有破產債權人集體利益的管理人選擇權在行使效力上應當優先于旨在保護出租人個體利益的合同解除權。[2]為了平衡合同相對方的利益,《破產法》第18條同時明確了繼續履行合同對方當事人要求管理人提供擔保的權利,賦予了出租人回收租金優先性的保護,管理人不應出租人要求提供擔保的,合同視為解除。因此,破產程序中未履行完畢的融資租賃合同的出租人的解約權被管理人的選擇權限制,而不能任意行使。

四、出租人在承租人破產程序中行使權利的路徑建議

1、出租人需在申報全部租賃債權的同時,主張聲明租賃物所有權。

如前所述,申報債權是出租人參加破產程序的基礎步驟,即使后期要行使取回租賃物的權利,也需要計算出全部的損失數額,同時需要全體一般債權人對租賃物處置價值的確認。這些都有待租金債權的全額申報,以及在行使租賃物取回權之前,由出租人對租賃物主張和聲明所有權。對于申報的具體形式,可以在債權申報書中以附件的形式,對租賃物所有權的情況予以說明。

2、出租人應積極促成繼續營業和重整期待,管理理人不解除合同,有助于出租人的債權實現最大化。

如前述,出租人在融資租賃合同中更愿意追求的是租金債權的實現。行使取回權一般都是迫不得已的選擇。破產重整需要以債務人繼續營業為前提。需要特別強調的是,如果出租人能積極促成債務人的繼續營業和破產重整,對出租人行使債權是有利的。在未全部到期的融資租賃合同被管理人通知予以繼續履行的情況下,對于在承租人破產后租期內產生的租金等相關費用,因屬管理人請求履行雙方均未履行完畢的合同所產生的債務,依據《破產法》第42條和第43條的規定,該部分債務應當認定為共益債務,由債務人財產隨時清償;對于承租人破產前已欠付的租金等相關費用,應當特別強調的是,鑒于合同的不可分性,管理人決定繼續履行時對破產前出租人已履行未付租金部分仍應以共益債務進行清償,而非認定為普通破產債權予以處理。這種方式看似增加了繼續履行合同的成本,且一定程度上破壞了破產法公平清償的宗旨。但是,管理人選擇繼續履行合同的前提是有助于破產財產的增值,在更大的意義上保障了債權人整體利益的平衡。[3]

3、如果重整失敗,出租人也可以主張取回權。

如果重整失敗,管理人通知出租人解除融資租賃合同,或依據《破產法》第18條管理人自破產受理日起二個月內未通知出租人,或者管理人收到出租人催告三十日內未答復的,融資租賃合同均視為解除。此時出租人的救濟途徑仍然是取回租賃物并請求賠償損失,損失賠償范圍為承租人全部未付租金及其他費用與收回租賃物價值的差額。對于合同約定租賃期間屆滿后租賃物歸出租人所有的,損失賠償范圍還應包括融資租賃合同到期后租賃物的殘值。    



注釋:

[1] 參見李志剛,“融資租賃合同欠租糾紛的司法救濟—基于融資融物雙重性的訴訟視角”,《法律與新金融》2015年第1期。

[2] 參見吳丹青,“破產法視野下融資租賃法律問題研究”,《華東政法大學2014年碩士學位論文》,第36頁。

[3] 參見王欣新、余艷萍,“論破產程序中待履行合同的處理方式及法律效果”,《法學雜志》2010年第6期,第52-53頁。


作者簡歷:

譚軍律師    高級合伙人

成都市仲裁委員會仲裁員、成都市律協仲裁專委委員、成都市高新區律師協會副會長、煒衡成都律師房地產與建設工程部部長。

專業領域:房地產建設工程、不良資產處置、破產重整與清算、財富保護與傳承。

聯系方式:

電話:13880097218




上一篇:沒有上一篇了
下一篇:白宮官員給出了緩和中美貿易紛爭的信號
去法国马赛 浙江二十选五带坐标走势 送38¥彩金下载app 手机软件刮刮赚钱app 山西11选5走势图表分析 上海选四开奖上结果 新时时老时时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 浙江11选5在哪买 时时彩9码杀一码好方法 ag电子竞技真人游戏平台 北京时时全天计划 福彩22选5玩法时间 时时彩软件app 北京pk10开奖直播删除 秒速赛计划软件 河南泳坛夺金玩法介绍